比特网(Chinabyte)6月23日评论 (雍昊澄)同样的淡出自己一手创立的帝国,两个相互敬佩的死对头:比尔·盖茨和史蒂夫·乔布斯,淡出的原因却截然不同:一个是要去挽救别人、挽救更多的人,一个却是挽救自己,为了更多的人。

  尽管盖茨和乔布斯如今都已经成为商业传奇,他们的成功成为MBA课程中解读的经典范本,但两个人的经历和际遇,却有如此的反差。

  比尔·盖茨一生中没有太多的大起大落,除了在20世纪快结束的那段时光,因为反垄断调查,而被称为“美国最大的商业恶棍”,那个时候他的心情极差,并且屡屡被爆出在公司内发火——除了鲍尔默,其他人几乎无法在他爆发的时候还敢说话,甚至连呼吸都要小心谨慎。如今,盖茨再度成为全世界的商业偶像,美国“最适合做副总统的人”。

  但即便很暴躁,很容易发火,盖茨还是觉得,乔布斯比自己更难对付。他曾偷偷地对他的朋友说,乔布斯“这个家伙太可怕了”。在乔布斯1997年回归苹果公司不久,比尔·盖茨就退避三舍地掏出18亿美元,投资给苹果公司,以平息双方法律上的纠纷——在此之前,在此之后,盖茨和微软,都再没有那么“好说话”过,哪怕是面对美国和欧盟政府。

  乔布斯的人生如此的跌宕多变,这或许是他性格过于孤傲、眼神过于锋利所致。

  乔布斯是个孤儿,取得成功的历程和故事,在互联网上随处可见。而真正让我对乔布斯感到敬佩的,是他和比尔·盖茨谈判中的小故事:

  1997年,在乔布斯刚回到苹果公司不久,在和盖茨的一次会面(其实是谈判)中,狂傲不羁的乔布斯说,“比尔,我们控制了100%的桌面系统。”一向对胆敢挑战自己的人咆哮不已的盖茨,反而沉默了。其实当时,微软的操作系统市场占有率高达97%,但盖茨还是很认真地认为,乔布斯是个可怕的人。

  1985年,乔布斯被赶出苹果公司的时候,苹果的市值已经高达20亿美元。从数据的对比,可能更能看出差别——微软1985年的市值为5.19亿美元;Orcale1986年上市的市值为2.7亿美元;戴尔公司成立第二年,刚刚推出自己设计的电脑;除了蓝色巨人的市值已经高达957亿美元外,很多现今的ICT巨头们,在那时候还“小荷才露尖尖角”。

  到了1997年,乔布斯刚回归苹果公司的时候,可怜的苹果几乎陷于破产边缘,而乔布斯的老朋友,同样也是对抗微软的斗士拉里·埃里森(Larry J. Ellison),已经将Orcale的市值推到了280亿美元;微软一路高歌猛进,仅盖茨的个人资产就超过了340亿美元,两年后,1999年7月16日,微软成为全世界第一个市值超过5000亿美元的公司。

  那时候敢于“欺负”苹果公司的大有人在,戴尔公司的创始人迈克尔·戴尔就嘲笑乔布斯说,如果他是苹果公司的负责人,“我应该怎样做?我想我会关闭公司,然后把资金还给股东。”苹果公司应该关门大吉了。八年之后,当乔布斯领导下的苹果市值在2006年高达戴尔市值时,一向咄咄逼人的乔布斯自然不会轻易忘记前仇,他给全体员工发邮件称,“看起来麦克·戴尔先生并没有很好的预测苹果的未来,”“苹果已经击败了戴尔。”

  这期间,戴尔也和乔布斯一样,淡出公司,又在公司出现危机后,重新回来执掌门户。不同在于:退的时候迈克尔·戴尔是功成名就,乔布斯则是被扫地出门;回归之后,乔布斯是力挽狂澜,而戴尔的表现却乏善可陈——到2008年5月1日,苹果的市值已经是戴尔公司的四倍——有很多分析师开始怂恿苹果收购戴尔,乔布斯对其却嗤之以鼻。

  曾经亲自编程的盖茨,给自己的帝国命名时是如此的谦逊,“微小的软件”,在低调的路途上,盖茨成就了当前全世界最强大的软件帝国——至少从市值和市场占有率上是如此的。比尔·盖茨驱动微软帝国的双轮,是科技和商业。如今,一方面他的公司仍不断的被质疑商业道德,一方面他的基金会却尝试着惠及全人类的最高道德。

  也正因如此,比尔·盖茨在向乔布斯谦逊的同时,也保持着自己矜持的骄傲,他说,“微软公司在用人上所表现出的胆略与气魄是别的公司无可比拟的。”而在离开微软之后,他的人生目标是如此的悲悯人间,他说,“比尔和梅琳达·盖茨基金会”的主要方向是三个,帮助穷人面对疾病、帮助农业使世界进入良性循环、关注教育。

  每一个都是大方向,大问题,也正因为如此的胸怀,才使得同样富可敌国的“股神”、沃伦·巴菲特(Warren Buffet),要将大部分财产捐给这个基金会——当世界首富和世界第二富联手的时候,整个地球或许都能感受到来自人类的温暖。

  而乔布斯,却没有比尔·盖茨那么幸运。尽管他的性格的张扬,让盖茨也愿意让他一席地界,但如今,当比尔盖茨在非洲资助农业和医疗、以便改善更多人的生活和健康时,乔布斯却不得不为自己的生命而战斗着。

  当有消息称乔布斯肝脏移植手术成功,并有可能重新回到苹果公司时,分析师们纷纷表示,苹果已经不再需要乔布斯,至少当前不再需要了。

  一直就命运多诘的乔布斯,在听到这样的消息之后,会不会多少有些感伤?

  当初乔布斯命名公司为“苹果”,并将Logo设计为被咬了一口的苹果时,他想表明的是“用于向科学进军,探索未知领域”的理想。乔布斯前进的双轮,是设计和商业,向往的却是思想和科学,他说,“我愿意用自己享受的一切高科技,换取与苏格拉底共度一下午的机会。”

  理想主义的苏格拉底,以生命践行了自己的理想,而一直给世人带来最炫、最酷产品的乔布斯,正对抗着人类最为传统的对手——疾病,还惦念着回归,却已被认为不再被苹果公司需要。

  祝乔布斯——这个“狂人”,早日康复!